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长沙配资
当前位置:首页 > 长沙配资

长沙配资:中华鲟疑因施工死亡 9月份被叫停后继续施工近俩月

时间:2018/11/24 12:02:04  作者:  来源:  查看:105  评论:0
内容摘要: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中华鲟是我国独有的古老鱼类,也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素有水中大熊猫之称。近年来,受多种因素影响,我国野生中华鲟的数量急剧下降。人工保护性养殖是拯救这个珍惜物种的重要手段。湖北荆州的恒升实业有限公司内建有中华鲟人工繁育的重要保种基地,567尾中华鲟畅游其中...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中华鲟是我国独有的古老鱼类,也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素有水中大熊猫之称。近年来,受多种因素影响,我国野生中华鲟的数量急剧下降。

人工保护性养殖是拯救这个珍惜物种的重要手段。湖北荆州的恒升实业有限公司内建有中华鲟人工繁育的重要保种基地,567尾中华鲟畅游其中。然而,从去年开始,随着当地一座跨湖大桥紧邻基地兴建,36条中华鲟陆续死亡。在多方叫停之下,这座的大桥的施工在上周才刚刚停止。

为什么多方督促外加国宝生命的代价,都无法叫停一个工地?余下的500多尾极其珍贵的中华鲟又将何去何从?

基地饲养子一代中华鲟数量近全国的60% 公司土地被征收后面积仅剩一半

在湖北省荆州市的芈月桥施工工地上,外围挡板将桥面还未完工的钢筋水泥遮得严严实实,工地里没有任何施工人员走动。从去年开始施工以来,工地陷入了难得的安静,但400米外凤凰大道建设工地的推土机依旧不时传来震动声。

中华鲟疑因附近施工死亡 政府公函都叫不停建设 凤凰大道的施工仍在进行 (央广记者张毛清、凌姝 摄)

在纪南文化旅游生态区管委会的会议室里,文旅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指着墙面悬挂的规划图告诉记者,建设成本达9000多万的芈月桥是连接沪渝高速出口与荆州园博园的必经之路,但目前工地已经全面停工,下一步将对恒升公司的子一代中华鲟进行全面摸排、再制定方案。

中华鲟疑因附近施工死亡 政府公函都叫不停建设 芈月桥施工现场已经全面停工(央广记者张毛清、凌姝 摄)

中华鲟疑因附近施工死亡 政府公函都叫不停建设 芈月桥施工现场已经全面停工(央广记者张毛清、凌姝 摄)

文旅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从9月份开始停工,本来里面断断续续有养护,但是这个事情的处理很可能影响到,因为明年9月1号我们园博园开园,这个影响肯定是大了,但是无论多大影响,我们的观点是一致的,园博园的开园也好,芈月桥也好,跟中华鲟的保护比起来,还是小事。”

中华鲟疑因附近施工死亡 政府公函都叫不停建设 芈月桥作为凤凰大道跨越庙湖的通道

芈月桥作为凤凰大道跨越庙湖的通道,是是连接沪渝高速出口与荆州园博园的必经之路,图中五角星位置附近即是恒升公司。

作为1999年被农业部授权的全国首批中华鲟驯养繁殖基地,恒升公司饲养的567尾子一代中华鲟是从长江里捕捞的野生中华鲟的『亲生子』,占全国子一代中华鲟的近60%,已经在此安居近20年。那么在芈月桥施工之初,为什么没有考虑工地距离基地过近的因素呢?文旅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告知了养殖业主,这个地方修桥修路,包括隔音的院墙怎么打,隔音设施怎么布置,取地下水的设施,都是应他的要求做的。”

记者在施工现场看到,将工地与基地隔开的院墙三米左右高度,站在芈月桥的主体工程之上,基本可以看到养殖基地内部,而在厚度仅30厘米左右的隔离墙边缘,裂纹清晰可见。此前媒体报道显示,由于项目规划,恒升公司已经被征迁85亩,基地面积只余下原来的一半。

中华鲟疑因附近施工死亡 政府公函都叫不停建设 隔离墙存在明显裂纹(央广记者张毛清、凌姝 摄)

中华鲟疑因附近施工死亡 政府公函都叫不停建设 工地与基地仅一墙之隔(央广记者张毛清、凌姝 摄)

多方叫停大桥依旧施工 管委会:不理解专家说施工导致中华鲟死亡

恒升公司负责人杨军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自己曾与文旅区沟通过中华鲟的异常状况:“去年8月30号,我给文旅区的主要领导书面汇报过异常状况,8月份,已经有跳跃、撞墙的症状,整体都有异常状况。”

2017年9月份,在驯养繁殖基地内,出现了第1尾死亡的中华鲟子一代,随后这个数字不断刷新,最终共有36尾极其珍稀的中华鲟死亡。与此同时,过去一年当中,湖北省水产局工作人员先后10多次赴施工现场检查、核实。在今年9月份,湖北省水产局派出专家现场探查,以公函形式告知荆州市人民政府,中华鲟死亡的主要原因是施工所造成的噪声、震动、水源条件变化等。

多方叫停之下,工地却依旧进行施工。芈月桥附近工地的工人告诉记者,芈月桥的施工直到今年11月17号才正式停止。工人表示:“(之前)肯定(一直)在搞,还有两个月这个桥就要搞起了。”

文旅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9月份湖北省水产局责令停工后,他们就书面通知工地停工,但主体工程停止,养护工作没停。为什么没有全面停工?文旅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针对此前的专家意见向记者表达了疑惑:“没有切实停工的原因是这样的,前期专家意见是施工造成死亡,三条原因,有噪音、有震动、他没水了。我们的施工工艺,噪音和震动极小,跟他自身在厂区13年、14年扩建厂区所引起的噪音和震动比,(当时)也没有收到中华鲟死亡报告。说水的问题,他的取水,他在庙湖没有取水口,他就是取得地下水,打的好像80米还是100米深。”

中华鲟疑因附近施工死亡 政府公函都叫不停建设 部分水域被抽干的庙湖,远处的塔吊即芈月桥及恒升公司所在地(央广记者张毛清、凌姝 摄)

基地搬迁补偿一直没谈拢 管委会:对方要价9000万,我们给不了

究竟中华鲟之死受施工影响有多大?文旅区管委会与恒升公司各执一词。但对于恒升公司余下的500多尾中华鲟子一代而言,无论是紧靠建设工地旁或是交通干道旁,都意味着安乐窝不再安乐,基地的搬迁补偿问题再度成为管委会与恒升公司的分歧点。

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中华鲟在这个地方,谈判从来没有停止过。(谈判从)14年就开始谈起,谈不拢肯定是价格的问题。我们评的协议征收,还有很多人性化处理在里面,国有农用地我们按有证的,非农业地的标准,给他上限,这样全部加起来是4000到4100万,对方要价9000万,这就是差距。这个征收还有政策法律规定,如果我今天给他了,那明天纪委就找我了,国有资产,我们也有这个责任。”

对于文旅区的说法,恒升公司负责人杨军并不认可:“3年多来,他们派了五家公司,到现在为止,我跟你谈话为止,我们从来没有接到任何一个正式的评估报告,没有报告怎么确定金额和补偿方式?”

基地余下的中华鲟未来堪忧 专家:缺乏对水中珍稀生物的保护投入

双方僵持之下,基地一直没搬,大桥一直在建,如此珍贵的中华鲟一直在为自己设立的保种基地内死去。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所、院首席科学家危起伟告诉记者根据此前对其中一条死亡中华鲟的解剖,可以认定中华鲟的死亡是综合原因导致,但施工是直接原因:“有一条鱼是我们解剖的,直接类的证据,这个鱼鳔里有积水,说明不正常,这是施工导致的。施工的话,机械在响、在推土,它那个打桩是震动,它就在池子旁边,这个是比较直接的。还有就是环境问题,地表水是主要水源,湖被抽干了,水源就没了。一半的鱼挪到一起,密度也比较高,死亡是综合原因。”


危起伟表示,在未来的中华鲟保护中,如何理顺社会力量,更好地拯救长江珍稀物种,是这次事件留下的思考题之一:“大熊猫是国家投入了很多资金,大家都很支持,但是水里面这些珍稀生物,投入非常少,基础设施建设基本没有。这些法律配套的东西,是不是有国家项目资金来支持呀?一些民间人士在20年前,他们就想把鱼养下来,国家哪天开发(这个市场)以后,能拿去卖钱。那个时候农业部也有这个想法,民间资本参与,能不能利用开发鱼的钱来保护鱼,形成一个良性循环。但是这个政策一直没有突破,就导致民间养殖资本是不伦不类,丢也不是,不丢不是。”

尽管工地已经全面停工,但余下的的500多尾中华鲟子一代将何去何从?恒升公司负责人杨军表达了自己的担忧:“目前的困难,我们企业在这里经营20多年,这个鱼是非常危险,能不能活下来可能是最大的问题。”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长沙配资)
闽ICP备12010380号